冬之蝉312

存放一些脑洞

【瓶邪齐羽三角】吾谁与归(完,补充了一个后记)

写在前面:

1. 本文是齐羽瓶邪大三角,OOC!狗血!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心理上不接受的姑娘们请现在关闭。

2. 我怀着每一份善意对待每一个角色,如果你能看出来,我很感谢,如果不喜欢请默默离开。写文看文本来是高兴的事情,如果招掐了,就不如坑掉好了~

3. 在长生系统的设定与时间线上都瞎扯的,有bug请见谅,谢谢么么~

4,忘记说,这个故事里没有“坏人”,会是HE啦~~~~

 

 

《吾谁与归》

 

 

吴邪从瞌睡里醒来,最近他打盹的时间越来越长,闷油瓶的睡神宝座都要不保了。

 

外面雷雨大作。

 

胖子给老板娘送温暖去了,闷油瓶坐在床边翻着南海王墓当时留下的资料。

 

吴邪看着玻璃上映出自己的脸,被外面的雨水淋漓的不成样子。

 

“小哥。”

闷油瓶抬起头

“我……还有多久会消失?”吴邪回头看他。

目光相触时,闷油瓶的表情几乎是凝重的——那是吴邪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的表情。

吴邪闭了闭眼,继续看向窗外,“我以前觉得,关于你自己的事,说不说是你的选择…我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但关于我的事……能不能告诉我?”

 

闷油瓶没有吱声,从玻璃的倒影里,吴邪看到闷油瓶一直沉沉地看着自己。

 

“或者我换个问法,关于齐羽的事。”

 

 

一    吴邪与齐羽

 

第一次注意吴邪时,闷油瓶觉得他和齐羽并不相像。齐羽像是开在岩缝里的一朵花,不起眼的,安静脆弱又意外的冷静坚韧,而吴邪是吸饱了阳光的一颗小树,带着西子湖畔的草木香,他不该是出现在地下的生物。

 

地下的世界只有利益和生死,吴邪成为了这永无止境的黑暗中一点微弱的光。他的人像豆腐,心也像豆腐,总要多分出一点关注,怕他什么时候不小心摔碎了。这个地下世界的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而吴邪本能的关心所有人,这种人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

 

关于齐羽的记忆其实已经很破碎了,他是个安静的人,在队伍里不声不响,体质不好有些苍白,所以总是拖在队伍的后面,但他有很高的风水命理造诣,说话很有分量,心思细点子很正,是队伍里的“师爷”。因为身体不好他出“状况”的几率比较高,在几次救险之后,齐羽总是愿意跟在自己附近,久而久之,众人将“保护齐羽”划归在里闷油瓶的“职责范围”内。

 

齐羽偶尔愿意来找自己说说话,他不太记得说的什么了,大概是说着说着自己就睡着了。有次齐羽笑吟吟的看着他说:“你真是个闷油瓶”,他当时似乎想的是,承让……

 

可能是他们都“闷”,都不关心更多,都只有目的,所以他不太在意齐羽跟着,因为他并不“麻烦”。

 

吴邪话很多,容易相处,不缺朋友,他过分的关注自己是件奇怪的事。他不该和自己有什么牵扯,他应该平安的回到地上过完余生,对于那几代人用命运和鲜血布下的残酷迷局毫无所觉。

 

但这渺茫的期望,在吴邪体内的血液“觉醒”时,在他发现吴邪的瘦金体字迹时,终告幻灭。

 

他是几十年前齐羽那个“惊天决定”的“结果”,他们三个人的“因果”终将交织在一起,但或许也并不是因为这些。

 

或许,从他把吴邪那句“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记到心里那刻,这一切就已经开始了。

 

 

二    齐羽的决定

 

【对于齐羽来说,闷油瓶是个看不透的人,更是他参不破的命,亦或是命运本身。】

 

 

 

当闷油瓶再次进入西王母国陨石洞的深处时,齐羽正坐在一堆碎石上,看着洞顶上方不断膨胀的“茧”。他回头看到闷油瓶,有些呆滞的暮光一下子炸开了光芒:“张起灵!你来找我们了?!”

 

闷油瓶看了看周围,没有说话,一直盯着上面的“茧”。

 

“你发现出问题了才来的是么?”齐羽很快的平静下来,又坐回了地上,“其他人还在玉俑里,我却醒了过来……我们是不是做错了?这一切。”

 

“这不是普通人能用的方法。”

 

“你的意思是只有张家人可以长生?还是说只有你这种血统才能长生?那我们会怎样?”

 

“人为什么要长生!”闷油瓶重重的把装备摔在地上。这是齐羽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称得上是激烈的情绪。

 

“你们不会生也不会死”。说着闷油瓶开始解衣服。

 

齐羽吓得站了起来:“你…你,你要干什么?”

 

闷油瓶没有看他继续解着装备带:“你们让轮回提前了,时间不对。”

 

“那会怎么样……”

 

“这里与青铜门背后的世界是相连的。时间不对……新的茧中人还没有诞生,门后的世界无人可以控制,那些东西会出来……”闷油瓶顿了一下,“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你肯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我快死了。”齐羽想拽一下闷油瓶,却又最终收回了手。

 

“……是我快死了。”

 

说话间,闷油瓶抽出长刀,在掌心深深的一划,血涌出来,他走两步到“茧”的下方,将鲜血淋到那块土地上。瞬间,石壁周围浮现出一片片鲜红的纹路,就像血管一般,那些不断涌出的鲜血顺着血管攀升到洞顶“茧”的位置,然后被“茧”吸收,“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地生长,透出了淡淡的光,同时发出了如同心跳般的“咚咚”声。

 

齐羽跑过来攥住他流血的手:“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要成为茧中人,让这一切停下来。”

 

“那……你会怎么样?!你不是不会死的么!”

 

闷油瓶看着齐羽的手,然后顺着手臂看到青年满是焦急的脸,想他竟是自己在这世上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了,“……大概,很久很久之后,在门后变成一个石胎吧。”

 

“…………你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么?跟死有什么分别。”

 

“什么?……我不知道。”闷油瓶想拿开齐羽握着自己的手,没想到一滴眼泪掉在了他的手背上,“没关系,那原本就是我的归宿。”

 

齐羽终是慢慢放开了手……

 

“茧”已经长成了一人高的大小,渐渐地……“茧”的外层开始裂开,一瓣一瓣的打开,竟然像朵正在绽放的莲花,光从莲蕊中发出,越来越盛,闷油瓶走向莲花……

 

“你害怕么?”

闷油瓶听到齐羽在自己身后问,他没有回答。

 

“喂,我能不能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在意过我。”

 

闷油瓶停了一下,想回头的一刹那,一个巨大的黑影砸了过来。他倒下的瞬间,看到齐羽扔掉了石头。

 

天旋地转中,闷油瓶感觉到齐羽一边快速包扎自己的伤口一边说:“我也有和你相似的血。齐家人一张铁嘴讨春秋,一路神算求天命,我倒要看看你这天命,我能不能破!我啊,有点想看看你老了的样子……”

 

闷油瓶躺在地上艰难的转头,看着齐羽一步步走向莲花的中心……

 

莲花一片片的收拢,齐羽一直死死地看着地上的闷油瓶,好像这样他就可以不害怕。

 

花瓣合拢前,闷油瓶听那个青年说——如果我还能再次降生于世,如果你没有忘记我,来找我告诉我答案。

 

 

 

写在后面:我脑内大概有个关于长生系统的猜想,但是因为水平有限无法用文内情节解释清楚(都怪瓶子不爱说话),结局时我会替文瓶子写个说明(滚)

 

 

三    吴邪

 

【我爱他脚下的土地  头顶的空气  他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  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爱他所有的神情每一个动作还有他整个人他的全部——呼啸山庄 】

 

“然后?”

 

“然后……因为那并不是”张起灵”的血,所以必然会出问题。原本,历代张起灵进入“茧”中,骨肉渐渐被茧吸收,会在青铜门后蕴育出无数石胎,算筹以计,每死去一个,十年后会再长成一个。直到他们的使命完成,最后一个石胎会回到茧中,开启新一轮的轮回,接受下一个漫长的使命。如此往复,生生不息。”

 

“汪藏海记,顺铁链而下,见青铜巨门立于山底沉岩,内有石人万千,石胎孕育,脐带入石,无情无欲,算筹以计,累恒河沙数,不尽不绝……所以,我见到你之前的这个幻觉,其实并不是幻觉?”吴邪的声音很低有些不稳。

 

“……那可能是掩埋在你意识深处的齐羽的记忆。”闷油瓶看着吴邪开始抑制不住的轻颤的手,最终握了上去,“齐羽进入茧中后,门后石胎的变异虽然停止,逐渐变蕴化成他的模样,但他的灵肉并没有被茧吸收,这些石胎没有按时间成型与降生,而是许多同时诞生,且无知无识,如同痴儿。只有一个婴儿是例外……”

 

“是我。哈…”吴邪几乎扭曲的笑了一声,然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要把身体里的内脏都吐出来一般。

 

闷油瓶快速揽过吴邪压在怀里,用手捂住他的嘴:“吴邪!呼吸!呼吸!用鼻子呼吸!”直到闷油瓶的手被吴邪的唾液和泪水沾满,他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吴邪没有抬头,就这么把自己的额头靠在闷油瓶的胸前:“所以吴邪是真的对吧,我的记忆都是真的对吧…我认识小花时他还像个小姑娘,秀秀吵着要嫁给我……这些都是真的对吧。哈,吴邪是真的活过,我们一起经历的那些都是真的,你和胖子都是真的……我一直怕……大家都是……”

闷油瓶将下巴放在吴邪的头顶,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松开闷油瓶揉了揉脸:“他会回来么?取回这个身体。”

 

“原本不会,因为轮回已经破坏了。”闷油瓶给吴邪倒了杯水,“……但你在听雷时问了问题。”

 

“你的意思是,因为我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雷声回应了我,他的意识在我身上开始觉醒?”

 

闷油瓶点了点头。

 

“我竟然没有猜错……我还有多少时间?”

 

“还不知道,但目前这还不是最紧迫的。”闷油瓶捡起刚才碰到地上的资料,“你的身体快撑不住了,我们必须再去一次,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再来一次,他会不会彻底回来。”

 

闷油瓶摇头表示不知道:“你的身体越差他越可能趁虚而入。”

 

“……他救过你,他喜欢你。”

 

闷油瓶站起来把资料收回抽屉,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话锋一转:“你不好奇么,我还是不是你最初认识的张起灵。”

 

吴邪笑笑:“你烧成灰我都认得。我现在可以个哑巴张专家。”

 

闷油瓶点了点头,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但吴邪看到他仿佛卸下了什么。

 

“喂,我能不能问最后一个问题?”

 

闷油瓶显然僵了一下。

 

“你站在哪一边?”

 

吴邪似乎听见闷油瓶叹了口气,然后看他打开门,以为他不会回答。

 

然后他听到一句——“我很早以前就回答过了。”

 

 

四    因果

 

【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的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呼啸山庄】

 

    云开雨霁,雨村的清晨被晕染的更加清丽。

     闷油瓶从外面晨练回来,脖子上搭了块毛巾,在院子里抄起扫帚扫积水。吴邪靠在窗边,合上了爷爷的笔记,此时阳光和煦,他推开窗,看了许久,唤了一声:“小哥,你回来了。” 

    闷油瓶回望过去,树影摇曳间隔着亘古不变的时光,就这么对视了很久……

    直到闷油瓶低声说:“吴邪呢?” 

    齐羽摸了摸脸:“我哪里不像么?” 

 “你们不像。”  

    两个人坐在屋里,中间隔着两盏热茶,齐羽漫不经心地翻着笔记:“不愧是我,真是个小疯子。”然后抿了口茶,“品味还不错。” 

    他抬眼再次环视了一圈屋子,目光最终落回闷油瓶身上:“你变了,变好了。” 齐羽举着杯子指了指周围这一切:“这些……真没想到。知道这样,当初我……现在你……”他似乎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最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我就很满意了。” 

    “齐羽” 

    “嗯?”齐羽笑着看他,“我很怀念你叫我。” 

    “吴邪他——”闷油瓶还没有说完,外面传来胖子拖着东西叮叮当当进门的声音,人未到,声已近—— 

    “天真!小哥!快准备大锅!看胖爷今天带什么回来了!咱今天中午——”

     说话间人推门进屋,看见正襟危坐的俩人……眼珠滴溜溜一转:“卧槽,小哥,你家又来玩COSPLAY的亲戚了啊!?” 

    齐羽再次捏了捏脸:“竟然真的不像啊……”    

    齐羽搅合着面前大锅里的汤,用勺子敲了两下锅边:“这怎么能放姜丝呢!?” 

    “滚NM蛋!我家天真就爱喝这个!你不爱喝滚回去把天真叫回来!”胖爷用筷子挡开齐羽的勺子。 

    “哦,他睡着了。”齐羽盛了一碗,吹了吹热气抿了一口:“还能将就。啊~活着感觉真好,吃饭的感觉真好。”然后一筷子就和胖子杵在了一块五花肉上。 “喂喂,我可是替你们家天真吃饭!” 

    “胖爷我这暴脾气就——”

     闷油瓶“噹”的一声把碗撂在桌上:“吃饭!吃完说正事。”

      三个人围炉夜话。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和天真现在处于……人格分裂状态?” 

    “嗯……按你们这个时代的说法可能是吧。” 

    “那什么……你们出现有没有什么规律?胖爷我很多隐私的,不能告诉你,聊岔乎了怎么办?!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只有他在的时候我比较愿意出现。”齐羽指了指闷油瓶。

     ……胖子扑上去大力摇晃齐羽:“天真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汉子就要被隔壁老八家——”

    然后两人都被闷油瓶一人一个山核桃打在天灵盖上。 

    在闷油瓶的强力控场之下,齐羽交代了由于吴邪只吸收了部分棺液,听雷的“效果”有限,所以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作为“意外”出现自己的“灵识”并不完整,类似于人三魂少了七魄,他只有齐羽精神力最“执念”的部分,而记忆却很模糊。说这句话时他一直看着闷油瓶。他还说他无法交代自己的“目的”,因为他不知道随着齐羽人格的不断完整,他会不会有新的想法。而无论是他还是吴邪占有完整的人生,他们都先给再去耳棺处,解决吴邪这个破烂身体的问题。 

    胖子的总结陈词是——他就是要抢天真的身体,不能相信他。

 

     当晚,吴邪还没有回来,闷油瓶抱了一些被褥把齐羽先安顿在客房。 齐羽靠在客房门外,看着如此家居的闷油瓶觉得挺有趣的,他问他:“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吴邪是无辜的。” “哈,你今天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问他,最后一句还是他。”齐羽接过被子笑了笑。  

   “我去看过你……你经历过的,我终究都会明白。”闷油瓶沉默了一会,一字一句地说:“诸行无常,三界流转,因果循环,我们迟早都会在终极相见……还需要说什么?”

     齐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进屋再没有说话。   

    天蒙蒙亮时,闷油瓶听到有人敲门,开门后看到齐羽站在门外,看上去已经站了很久。 “我就想再看看你是不是真的。”

     闷油瓶点头间,人便忽然倒了下去,闷油瓶一把捞住他,发现人已经睡了过去,但嘴里还嘀嘀咕咕着:“小哥…吃早饭了?” 

    “没有,你再睡会。” 

     把人抱上了床。 


 五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我们的生命不是我们自己的,从子宫到坟墓,我们和其他人紧紧相连。无论前世今生,每一桩恶行,每一项善举,都会决定我们未来的重生。——云图】

   

     吴邪缓缓的睁开眼,不太熟悉的天花板,扭过头看到闷油瓶对着窗户,一动不动的坐在晨光里。淡淡的蓝色笼罩着他,他想起墨脱喇嘛庙里那尊雕像,想起儿时看过一个童话叫《快乐王子》,小燕子想留下来陪伴快乐王子,即使他无限靠近死亡…… 

    “小哥?我怎么在这?”

    “齐羽出现了。他晕倒在了我门口。”

     长久地沉默,当闷油瓶开始担心吴邪是不是会崩溃时,却听到吴邪说 ——“所以你就和他睡啦?” 

    闷油瓶的眉毛挑到了刘海里…… 

    “噗!好了好了SPOCK~不要这样。我只想说我有心理准备,你俩还说了什么悄悄话要告诉我?” 

    “你睡了两天两夜,我和胖子已经准备好了,你恢复一下体力,我们就出发。”   

    因为这次没有焦老板的捣乱,再加上时不时上线的外挂齐羽,一路还算有惊无险,只是吴邪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后只能靠闷油瓶和胖子轮流背着他下降。胖子被留在了最后一层的洞穴外,因为吴邪说你还小,这修罗场就让我们自己解决吧,我银行卡的密码缝在棉拖鞋里了,我要是没斗过齐羽那小子,你就分了行李回高老庄去下崽吧。胖子本来准备了一大套人生哲学想说服吴邪,被闷油瓶掐晕在了入口处。  

     吴邪醒过来的时候在闷油瓶的背上,他感到对方的手稳稳的拖着自己的大腿,他搂着闷油瓶的脖子,对方没穿上衣,颈边都是汗味,应该已经走了很长时间。 

    “小哥。”

    “嗯?”

    “……为什么是我呢……”

    “什么?”

    “我明明连累了你们这么多……要是我不出现……”

    “那我们这些人都不会在一起。”

      闷油瓶躬身跳到下一根石梁上,他把吴邪托着很稳,声音也很稳:“我之前去找你告别,说要和这个世界告别,是真的。”

    “你是想……”

    “我原本想就此沉睡,等待下一次转生。没想到你能追来,其实我本来可以一早就把你掐晕……”

    “但是你心软了~喂喂,别抵赖,你耳朵红了~我说过,如果你需要有人陪你到最后……我不会拒绝。”

    “可能像你说的。在给你鬼玺之前,看着你,我想的是——我想再见到你。”

    “……你能跟我说这些,我看来离死不远了……忽然这么说我这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了啊……”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有种力量让人想要停留下来。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胖子,小花,瞎子,还有潘子……可能都会在各自的轨迹上决绝的过完此生。”

    “哈,你是指……归属感么?小哥啊,我感觉自己要膨胀而死了。”

    “……”

    “还有我觉得就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齐羽和闷油瓶靠在一块凸起的石台上休息。齐羽一边拿着个药瓶在刻着什么,一边抬眼看正在自己处理擦伤的闷油瓶,他身上的麒麟纹身已经完全出现了。 

    “你还是这样子最好看,简直百看不厌,吴邪也一定同意我。”

     闷油瓶根本懒得搭理他,要不是他刚才在吴邪睡去后醒过来,忽然咬了自己耳朵一下,他们也不会自由落体二十多米。 

    “呐,你知道么”齐羽看他没有回应也不觉得无趣继续说,“要是我留下……我可以陪你到时间尽头。”

     闷油瓶停下手上缠绷带的动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我没骗你。只要我在耳棺中取回全部的记忆,再许个愿。这是吴邪做不到的。” 

    “那不是你真正的愿望。” 

    “你又猜对了?” 

    “你见过,知道永恒的时间会带走一切……无论你此刻认为多么值得。” 

       齐羽把身子靠在后面的峭壁上:“人们都说你像块石头,不懂人心。其实你最懂,你只是看太多,看腻了。毕竟什么颠倒众生的灵魂最终都化为尘土。那你再猜下,我要是得不到你……会不会让我们都得不到你?” 

    “你要做什么?” 

    “接着!”齐羽说着把手里把玩的药瓶抛给闷油瓶。 闷油瓶接住的瞬间,齐羽一个翻身,倒栽葱的跳下悬崖。 

    “吴邪————!!!”  

     闷油瓶以最快的速度下到洞底,他的呼喊还在青铜簧片间回旋变成一阵阵波涛,齐羽仰着头看着这一切,就像看世间最奇特的盛景。 

    “你从未这么呼唤过任何人。” 齐羽靠在耳棺上,闲闲的样子像靠着家里的浴缸,看着因为行动急促而剧烈喘息的闷油瓶。

    “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你能回答我当初的问题了么?”

     闷油瓶看着他,他们重逢以来,第一次只看着他,齐羽知道。 

    “那个时候,我无法理解你的问题。” 

    “那么现在呢?” 

    “是的。我有。但我也知道了那不是你真正想问的。” 

    “那我真正想问的……你……”

       闷油瓶摇了摇头,走近他,把手放在他肩膀。 

       齐羽低下头,把头顶在了闷油瓶的胸口……终于抽泣了起来。 

    “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齐羽的手紧紧地抠着耳棺的边缘,“我们齐家……祖祖辈辈想要参破命中线,情中缘,但当我看到终极时……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如果…我们都是剧本中微不足道的棋子,那我们算什么,我相信的……我选择的……我爱的……都是不是我……”齐羽再也说不下去,眼泪静静的淌了下来…… 

    “我记得你,记得我们走过的路,记得你说过的话,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闷油瓶慢慢把手插进齐羽的头发,“你既已经离开它的控制,就该放自己自由。”说着,在熟悉的位置上一按——   

    古老的庙宇……或艳丽或暗淡的缎带,披着阳光的微尘一团一团的翻滚着,巨大的佛像前盘腿坐着一个人,陌生又极其熟悉。 

     那个人在揉着脖子,似乎在嘟囔着什么:又来这手,不怕掐成脑残么…… 

    吴邪走过去,那个人便停下了动作,回头看他——  一模一样的脸,他说——“我们终于见面了,吴邪。” 

    “齐羽。” 

    “你的心灵归属……竟然是这里。他最初出现的地方。”齐羽打量了一下周围,“你打算在老去时悄悄的离开?还是等他忘了你,就一个人来到这里终老?” 

    “我不会给你,无论是生命,人生,还是小哥。” 

    “如果……我说我拿回了身体,就能陪他直到尽头,你也不同意么?”齐羽重新盘腿坐下:“以前我不懂,直到我看到了终极。永恒便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没有死,也就没有生。他让自己变成一块石头来熬过无尽的荒芜,你却让他从石头重新变回了一个人。我从未见过他这么生动的样子……你又怎么舍得让他再变回一个人。你把身体还给我,我可以永远的陪伴他。” 

       吴邪没有看齐羽,他喜欢盯着庙宇里的窗,看阳光下的香火缭绕。 

    “以前我也是这么想,既然我不能给他更多,便不能索取更多。所以我克制着自己不去碰触,不去强调,不去定义这份感情。”吴邪也坐下来,与齐羽面对面。 “但真正面临死亡的这段路让我明白了,无论我此刻死去,还是将来死去,只要我会死去,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即使我们能永远的陪伴他,我们也不会真正的全部拥有他,就像他也不会拥有你我的全部。生而为人,就是如此。但是……” 

    “我们能一起度过美好时间。”两张一模一杨的脸,同时说出了一模一样的句子。 

    窗外的光渐渐地移到了两个人说话的位置,照亮了有些昏暗的庙宇…… 

    齐羽站了起来看着吴邪,竟笑了起来:“你叫吴邪。当真天真无邪。他们说我俩不同,确实不同。” 

 “没有你就没有我。前面所做,后面所负。” 

“你让我再次见到了他,也算两清。看到他现在如此,我是真的满足了。” 

    “那你还要不要这身体?” 

    “我跟你讲实话吧,当是谢你。你仔细听……” 

     吴邪有些意外,他的目光从齐羽脸上移开,环视着这不能再熟悉的大殿,起初并没有什么,但当注意力慢慢集中,他听到了一个非常悠远的声音,一声声的呼唤着——

     吴邪。吴邪。吴邪——

     遥远,稳定,又坚定。 

“听到了吧,他在呼唤你。我其实……根本无法得到这身体。”齐羽笑着,脸庞却透明了起来,似悲伤,又似深深的慰藉。 

  

“因为只要他呼唤你,你就会在这里。”

    

    吴邪闭上眼睛,那一声声呼唤渐渐清晰,如钟鼓般回荡在大殿里。     

    齐羽身后巨大的佛像开始在声音中共鸣,渐渐开裂,庙宇里的壁画开始片片剥落…… 

  “吴邪,我要走了。” 

  “你去哪里?”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要去下一程了。 ” 

   “不会出现了么?” 

   “谁知道呢~”齐羽慢慢走近吴邪,最终与吴邪的身体重叠在一起。 

    吴邪碰触不到他,却能感觉到他,他看到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开始痊愈,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自己胸腔里回荡——“也许我就在你心里。”

     

    这是他听到齐羽说的最后一句话。  

    

    佛像崩塌,化作万千红花飞扬,那是藏海花。有一个青年,站在花海中,像吴邪伸出了手……  

“咳咳咳!!!”吴邪拌着剧烈的咳嗽,在耳棺中坐了起来。 

“吴邪,吴邪!” 

“小哥……”吴邪有些恍然地转头看向闷油瓶,却发现看不清他的脸,才发觉自己已是满脸泪水,“我回来了,他走了。” 

    闷油瓶点点头。 

“他把他的感情留下了,在我心里。”说完,一把抱住闷油瓶的脖子,死死的抱住他,将自己的脸压在他的颈窝,失声哭了出来:“我很难过,这么难过……”  


    当他们清点装备,要离开洞穴的时候,闷油瓶从摸出兜里有个东西,是那会齐羽跳下峭壁前扔给他的一个小药瓶。 

    小药瓶正面用瘦金体刻着三个字——闷油瓶。 

    闷油瓶笑了一下,翻过背面,还有两个字

    ——再见。   

(完)

写在后面:
    真诚的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姑娘,如果你曾有那么一刻有所感触,我真的很开心了,如果本文让你阅后不悦,我很抱歉。我知道本文人物刻画有偏离原作的地方,我用他们表到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这也是我没有打tag的原因,说到底这是我写给自己的一个东西,用来消解我心头的一个疙瘩。

  我很怕吴邪是某个计划的结果,甚至是齐羽的复制品,如果真的如此我会是怎样的心情,他要如何面对。我曾想要不要把齐羽塑造成一个反派阴谋家,让瓶邪的“羁绊”去战胜他,但最终我选择了他们都是出于“爱”而作的决定。人太复杂,爱也负责,这看上去是个三角恋,但我也希望不止于三角恋。希望每个角色都能在最后得到领悟和消解。

  如果翻翻我前面的文章,会发现我可以写甜文,也比较擅长写甜文,但我觉得在重启篇里三叔的糖已经发的足足的了哈哈。本篇写的自己写的也不是很满意,更像是对自我的一种探索,最终我也消解了心头的疑虑。

  最后还是谢谢,和抱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