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蝉312

存放一些脑洞

【吴邪生贺段子】不一样(瓶邪)

    吴邪这次过生日的时候不但嫩牛五方五角全齐,秀秀增光添彩,连二叔都远道而来,让寿星老心惊肉跳的感叹自己不会真的快玩完了吧…………一行人在省城大搓了一顿,其实吴邪很喜欢吃饭这节目,占着嘴少说话,免得二叔和闷油瓶忽然聊岔了起范儿控制不住局面。  

     吃完饭想去逛灯会,结果遇到八万人上街蹦迪,被困在里面一起蹦了六个小时。黑瞎子大概蹦着上个世纪的迪,让人想起《山河故人》里一群人跳《Go west》那劲头,只有闷油瓶发挥骚走位斗转腾挪逃出生天,没想到的是二叔老人家竟然有几分乐呵,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年轻时什么好事。   

    午夜将至,人潮渐渐散去,隔着人潮,吴邪看到闷油瓶拎了一兜子矿泉水在马路牙子上等他们。   

    回家的路上,大概是都蹦累了,没什么人交谈,二叔看闷油瓶一个人走在前面,跟他们隔了不短一段距离,揪着吴邪说:“你看看他,你为他拼死拼活半辈子,还是这样子,他对你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吴邪尬笑,心说您刚喝完人家水不能这么没良心,又懒得和老人家掰扯。这一老一小不对盘,估计是好不了了~吴邪揪了揪头发。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将近中午,二叔早已打道回府,在写字台上给他留了一摞资料和一个条子,是关于某个地方可能有根治吴邪肺病的方法,这才是二叔来的主要目的。而且在他不知情时,其他人似乎已经制定好了“作战方案”。   
   
    胖子一边打包装备一边说:“天真啊咱们赶时间,你快点收拾收拾吃点东西,具体的路上说。小花安排的车快到了。小哥都院里等你半天了。”   

    吴邪嘴里叼着烙饼背着装备出去的时候,果然看到闷油瓶站在院子里,阳光下他安静的像幅油画。  
     “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闷油瓶回头看吴邪:“看你睡得踏实。”   
      吴邪笑笑,快走几步跟他并肩。前面车子旁,三个人正吐槽他们磨叽。   

    吴邪想起二叔那晚的话,他对你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你见张起灵何时等过任何人。
    只是这一点,他一人知道便好了………

(赶在结束之前补个小段子~吴邪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