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蝉312

存放一些脑洞

【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58)

Deus ex Machina:

Chapter.58

 

01

克拉克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狼狈,然而布鲁斯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但对方看起来似乎依然活蹦乱跳(以蝙蝠侠的标准来说),即使身处这个令他也感到十分不舒服的魔法阵内。

 

他的公共通讯也在进入洞穴后断开了。四周摇曳的电光在他进到洞穴里之后忽然强盛起来,空气中充满了让皮肤发麻的因子,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火苗舔过肺叶。他遥望着悬挂在洞壁一角的蝙蝠侠,对方除了勾起嘴角之外,并没有对于忽然闯入的超人展现出任何的情绪。

 

“我看见这里的通风口都开始向外冒蒸汽,覆盖在基地上的积雪在融化,而山顶上的那一部分看起来就要雪崩了。”超人对拉斯·奥·古说。“无论你在做什么,停下来。这里已经完全是在超负荷运转状了”

 

“可惜已经太迟了。”拉斯·奥·古说。“就像是时间,一旦运转起来,绝无回去的可能。”

 

“这话由一个能够穿越回过去的时间旅行者说出来,可没有太多的说服力。”超人抱起胳膊。在这充满魔法的环境中他感到很不舒服。他也知道这是一个为他设下的陷阱,而知道这一点并无法帮助他对这个地方减少任何的排斥心理。他又偷偷瞄向布鲁斯所在的那个角落,却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你比我想象中更能抵御魔法,氪星人。”拉斯·奥·古说。他看起来有些迷惑。“你本应该已经倒下了。”

 

“大概与蝙蝠侠现在依然站着的理由类似吧。”超人回答。“很多事情不能用科学来解释,而同样的,魔法也不是永远那么可靠。有些东西比它们更为长久,也更加强大。”

 

“那么,是什么?”

 

“是一种我希望你能够了解的事物。”超人说。

 

“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宁愿相信些实在的武器。比如说,整整一面墙的氪石。”拉斯·奥·古说着,把手伸进口袋,想要取出什么。

 

“在找这个吗?”

 

蝙蝠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他那个角落,嘲讽一般举起拉斯·奥·古正在寻找的遥控装置。拉斯·奥·古的脸色阴沉下去,而超人几乎控制不住地要微笑起来。

 

“那不是唯一的触发器。”如果拉斯·奥·古现在心里怒火万丈,那么他并没有在表面上显露太多。

 

“我知道。”蝙蝠侠说,隔空把遥控装置扔了出去,在半空中便被两道热视线烧得焦黑。“我在等。”

 

“等什么?”

 

就像是在回答拉斯·奥·古的问题,洞穴中寥寥无几的人造光源应声而灭。魔法阵中心两台机器间的电光在忽然沉寂下来的幽黑中更加明亮,像是要冲破围笼阻碍的远古巨兽。又有两根缆绳断裂了;祭台岌岌可危地向着一边滑去。

 

“等这个。你的基地动力已经被切断了,所有的机关现在就相当于摆设。”蝙蝠侠说。“看来闪电侠这次没有迟到。”

 

拉斯·奥·古抽出了他的弯刀。

 

在另外两人搏斗的同时,超人已经绕着那台装置飞了三圈。他用热视线熔开刻有S标志的机器顶部,刺鼻的血腥味直冲大脑,差点让他一头栽进池子里。一小股血液顺着残壁流进拉萨路之池,擎天而上的电光几乎击穿了洞穴的顶部。

 

“啊,坏主意。”超人赶紧把机器重新焊上。

 

他开始尝试着拆卸机器的支撑装置,小心翼翼地生怕破坏了平衡。在整个洞穴开始震动时他不得不反而扶住摇摇欲坠的机器,免得它们掉进拉萨路之池——他几乎能够想象得到后果。

 

“如果我把这整架装置扔进太阳里去呢?”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下方激战中的蝙蝠侠听。“不过似乎不应该给太阳增加更多负担了。”

 

“我们承受不起贸然移动它的后果。”蝙蝠侠用前臂格挡住拉斯·奥·古的直拳,接着侧身一个飞踢。“毕竟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

 

“说不定我们有。”超人说。“这里本身就是一台时光机器,不是吗?”

 

“别拿这个去冒险。我们不是任何时候都能赌赢的。”

 

洞穴震荡得更厉害了,就像有人在坚持不懈地用重锤击打着岩壁。终于随着一声巨响,墙壁破开了一个大洞。

 

一头机械怪兽被高高抛起,朝着蝙蝠侠坠落下去,在半空中被一条金色的绳索套住,撞向一边的岩壁。

 

从洞中撞出一架绿色的巨大战车,戴安娜矗立在战车头部,身边躺着无数倒下的机械怪兽。绿灯侠跟在后面飘了进来,没有被面具遮住的嘴角青紫肿胀,除此之外看起来并没有受到重创。

 

在一圈机械怪兽的中心,萨维奇与亚瑟正打得难舍难分。他在看见拉斯·奥·古与洞穴中的装置后便丢下对手,让机械怪兽把亚瑟团团围住。

 

“世界是我的!”他踩在机械怪兽的身上,用力跃上了祭台。被他踢开的机械怪兽掉进下方的拉萨路之池里,本来恢复平静的池水卷起螺旋上升的浪潮,几乎舔到祭台的边缘。

 

连接左右两边机器的缆绳又断裂了几根。祭台开始振动,像是有什么正迫不及待地想要从里面出来。

 

“住手!”蝙蝠侠想要甩开拉斯·奥·古,却被一头机械怪兽挡住了去路。拉斯·奥·古趁机在同时涌进来的刺客掩护下同样冲上了祭台。

 

“我很好奇,谁将是开启大门的那个人呢?”拉斯·奥·古按住了萨维奇的手。“是你,还是我?”

 

“我觉得答案显而易见,老朋友。”萨维奇讽刺地说。

 

他们在祭台上颤抖起来,摇晃着的石台下部在接触到池水卷起的巨浪时撞出恐怖的电花,汇集到交错的蓝白色电光中。随着缆绳的持续断裂,半空中开始出现一道缝隙,像是空气被火红的利刃切割开来。

 

布鲁斯忽然觉得自己看到了接下来的发展。而他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喜欢到了他所有的神经都在向他嘶吼着不详,爆发出全身的力量挣脱开围攻他的刺客,向着洞穴中心飞奔而去。

 

而有人终究是比他快了一步。

 

绳索全部断裂的那一刻,半空中的缝隙像是进入黑暗中的猫眼瞳孔一般倏然张开,接着又被强迫性地合上。

 

一双手——一双能够托举起一枚星球的手——分别拽住了两边脱开的缆绳,用自己的钢铁身躯连接起两侧。电光缠绕在他的身体上,将本就破破烂烂的制服划开裂口。

 

“啊啊啊啊——!”

 

萨维奇与拉斯·奥·古在祭台落进了拉萨路之池之前跳回到岸边。原本卷起的漩涡变得狂暴,与交叉的电光混杂在一起,而所有人都不顾自己的眼睛几乎要被刺伤,不约而同地像是被魔法吸引了一般,无法挪开视线。

 

克拉克的表情十分痛苦。他的身体正承受着怎样的重担,他正在对抗着怎样的力量,他能够坚持多久,布鲁斯都无从得知。然而这种无助无望的无知正狠狠地从内而外噬咬着他。

 

他只能盯着那双手。

 

“不……我的天啊……我的……”他听见自己喃喃自语。“……克拉克。克拉克。”

 

“如果你不放手,你必死无疑。”萨维奇告诉超人。

 

而后者只是扯出了一个微笑。“我知道。”

 

然而并没有人敢于上前阻止他。与池水交互的电光似乎能量达到了最高点,开始向外散射能量束。第一个受害者是之前落入池水中的机械怪兽。在它暴怒着想要冲上岸时,被第一道能量束稳稳击中。所有人看着它在惨叫中消失,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这个装置——不管它有没有自主意识——似乎终于认定超人是阻碍它最终目的的罪魁祸首,接下来便调转炮火,开始集中向超人进攻,前后向他发射出六道能量束。

 

一枚蝙蝠信号发射器被掷向半空,乌云一般的蝙蝠群尖叫着挡在超人身前,被能量束撕碎驱散。克拉克震惊地看着眼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压压的蝙蝠消失在光束中,张大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接着是四道沉默的酷似蝙蝠侠的黑影,悄无声息地接连被光束吞没。

 

而最后一道防线是蝙蝠侠本人。抓钩枪让他在最后一刻及时赶到,然而却来不及与近在咫尺的另一个人说上一句话。

 

02

克拉克眼睁睁地看着布鲁斯消失在他面前,只留下一道抓钩枪连接着的空荡荡的绳索,从洞顶上垂落。

 

他离他是那么近,近到他能够闻到对方身上的血腥味与凯夫拉装甲独有的味道,近到他能在模糊的视线与耀眼的电光中能看清对方抿成一条线的嘴唇。

 

他想伸出手去,而他手中握着整个世界的生命线。

 

03

布鲁斯大概是被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惊醒的。他发现自己脸朝下倒在一条小巷里,破损的面具外露出的脸颊贴在冰冷的石砖路上。

 

他眨了眨眼睛,觉得浑身从来没这么疼痛过。而他感谢这疼痛,因为除此之外,洞穴,时光机器,敌人,克拉克——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他试着大口呼吸,嗅到了哥谭独有的味道。之后他掐了掐自己的脸颊,确认自己处于清醒的状态。

 

他发现自己趴在市政厅的后巷中,而几十英尺以外,黑暗骑士正俯视着从天而降的超人,表情凶狠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揪起对方的披风。他们太过专注于彼此,以至于没有人发现他在小巷深处,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与克拉克的初遇。

 

他被传送回了一切的起点。

 

TBC


评论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