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蝉312

存放一些脑洞

【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59)

Deus ex Machina:

Chapter.59

 

01

布鲁斯觉得这样的安排一定是有意义的。

 

甚至说如果这只是一个命运的无心之失,他也要让它变得有意义。

 

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性,而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让世界线如同强行变轨的火车一般,轰鸣着朝向完全不同的方向偏转过去。这诱惑堪比伊甸园的禁果,一旦攫取住心灵,思想便无时无刻不围绕着它打转。他的理智挣扎着想要保持控制权,然而脑海中却控制不住地飘过那些本以为再也看不到的画面。

 

泰德有可能会活着。乔纳森有可能会在农场里等克拉克回家,而克拉克有可能并不是在某个洞穴中命悬一线。

 

他甚至开始埋怨起传送的时间点。如果再早一点,他能够阻止卢瑟与索拉瑞斯联手,扼杀拉斯·奥·古的疯狂,挫败萨维奇的野心。

 

更早一点,如果他降落在哥谭的另一条小巷,说不定能够阻止那场震惊全城的枪击案。那里不会再有哭泣的男孩,不会再有深夜的凝望,不会再有在黑暗中独自承载哀思的玫瑰。

 

他惊醒过来。远处的两个人已经离开了,从始至终没有朝他所在的地方看过一眼;他想他那天晚上一定非常不在状态——他把这完全怪罪于超人——才没能发现巷子深处的异样。他在没注意到的时候握紧了双拳,久到他现在慢慢松开时感到筋骨的酸痛。他撕下手套,把它们举在眼前。

 

它们开始变得透明。他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这其实在他隐隐约约的预料之中。同一个时间点不能同时存在同一个人,而他不属于这个时间点。他不确定自己在完全消失之前还有多久,但是显然继续浪费时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蝙蝠侠在哥谭与大都会有足够多的安全屋能用于避人耳目,里面食物清水与伤药补给一应俱全。布鲁斯很清楚自己在这段时间内的行动踪迹,因此避开自己也不是一件难事。他坐在安全屋的单人床上思考下一步的行动,嘴巴里嚼着第三根能量棒。

 

有一件事情他已经疑惑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细想。

 

超人在此时失去了超能力,而这场牌局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除了他以外,桌上的所有人都希望超人出局,而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杀了他。一半以上的参与者知道克拉克肯特就是超人的秘密,然而据他所知,在这失去能力的五天时间内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把最后一口能量棒用冷水送下去,布鲁斯换上了在安全屋中备用的蝙蝠装。他驱车前往大都会的时候路过一辆灰狗巴士,眼尖地发现身着便装的克拉克在后排车座上面色凝重。他轻笑了一声,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他知道克拉克早上没有时间回家,因为他们在星球日报社相遇的那天,超人显然依旧在制服外面套着他借给对方的便衣。蝙蝠侠熟门熟路地摸到克拉克的公寓;这里的安保措施对他来说就像是在家门口遛达了一圈。公寓里的陈设与他上次来到这里时并没有什么区别,除了洗衣篮里空空如也,大概是前一天刚刚做完家务。早餐桌上吃了一半的香草曲奇盒子没有盖严,冰箱贴压住的便签上草草写着要购买的鸡蛋与牛奶。

 

克拉克有着很普通也很美好的生活。

 

蝙蝠侠贴着墙边的阴影来到窗边,透过卷起的百叶窗朝外观望。他默默地记下了所有合适的狙击位点,并且毫不意外地在其中一扇窗后看见了潜伏的人影。

 

他离开窗口,在公寓四处寻找着。他没花多久便在碗橱后面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他把微型摄像头扯出来,对着镜头冷冷地喊出一个名字。

 

“拉斯·奥·古。”

 

02

克拉克依然无法相信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像是在被两股能够毁灭星系的力量撕扯成两半,而现在灵魂的一部分也似乎跟着布鲁斯一起消失了。

 

他感觉到热量在眼中聚集,被他拼尽意志力强压下去。与大门抵抗在一点一点抽空体内的能量,而一次热视线的无故爆发是他现在最不需要的。

 

“啊啊啊——!”克拉克没有压抑冲破喉咙的怒吼,而手中的绳索握得更紧,感觉手臂肌肉在绝望地抗议。

 

两道绿色的锁链分别钳住了两边的绳索。绿灯侠拼命拉扯着锁链,想要帮超人减轻一点压力。戴安娜拉住了其中一边,亚瑟拉住了另一边,与大门的力量僵持着。

 

闪电侠与绿箭侠出现在洞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天哪。”闪电侠睁大了双眼。“我们来得太迟了吗?”

 

“蝙蝠侠为什么不在?”绿箭侠眼尖地发现了一人的缺席。“发生了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绿灯侠吃力地回答,额头上因为持续不断地用力覆上了一层汗水。“但我猜情况不太妙。那边蓝大个儿看起来像是失去了……哦……”

 

他一脸恍然,又像是觉得自己的猜想太不可理喻而紧紧闭上了嘴巴。

 

“真棒,不是吗?”

 

他们一起回过头——绿箭侠因为头扭得太用力差点伤到脖子——发现小丑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岩壁上,目光与所有人一样聚焦在洞穴中心的最亮点。他着迷一般地盯着超人,就像是以尸体为食的秃鹰盯上了生命之火将要熄灭的垂危之人。

 

“没有什么比绝望更能逗我笑的了。看看我,你们也开心点。”他说。

 

“你为什么在这里?”绿箭侠气冲冲地说。“就好像这里还不够乱一样。”

 

“我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小丑说着,身后依然吐着黑色泡泡的银色能量体在探头探脑。“我帮超人实现了一个愿望,又帮小蝙蝠实现了一个。我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

 

“蝙蝠侠消失了?”闪电侠在他们说话的空挡从亚瑟那里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在洞穴一角焦躁地踱着步——当然,是以他的标准而言。在其他人眼里只有一团金色的闪光围绕着模糊的红色身影,时不时传来一两句念叨。

 

“我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他可是蝙蝠侠!那就只有时空穿越了——那么是时间上的,还是空间上的?如果是空间上的,他应该已经找到方式联系我们了,除非被扔进了外太空或者哪里的海沟,但他也会活下来的,毕竟他是蝙蝠侠,不是吗?还是考虑一下时间上的穿越吧。这里就是台时光机器,那么其实时间穿越的可能性很大。”

 

拉斯·奥·古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那也很不妙。就像我们之前讨论过的,除非他穿越回出生前,或者死亡后,只要他传送到的时间点有另一个蝙蝠侠存在,他就将被那个时间点排斥,后果可能与死亡无异。”戴安娜一边用力拉着锁链,一边分析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需要尽快把他带回来。”

 

“有办法吗?”绿箭侠问道。

 

闪电侠的表情变得凝重。“有一个。”他说。“我从来没有试过……我从未能跑得那么快,我从未能领略过神速力,更不要提使用它。”

 

超人抬起头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看着他。闪电侠最后的一丝顾虑在那样的目光下也没办法保持多久。他叹了一口气。

 

“有一个条件:我必须精确地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他说。“问题在于,有人见过穿越的蝙蝠侠吗?”

 

03

这次见面是蝙蝠侠决定的地点。通常,大都会摩天楼顶部进行的秘密会面也往往逃不过超人的视线,然而蝙蝠侠知道至少今天超人不会在半空中出现。

 

“我知道你在大都会。”蝙蝠侠开门见山地说。“我猜你见到我也并不感到吃惊。”

 

拉斯·奥·古让护在两侧的刺客退到一边,才慢慢开口。

 

“事实上,我很惊讶,侦探。”他说。“我轮回了那么多次,这种事情从未发生。”

 

“从未如此接近过胜利?”蝙蝠侠问道。

 

“胜利?”拉斯·奥·古挑起了眉毛。“不,不要告诉我。在看到终点之前,没有人知道结局,即使是我也一样。每一次轮回都有着微小的差异,而这些差异最终积累成的结果你无法想象。就像是这一次,我第一次见到你从未来的时间点被传送回来,这与之前我经历的所有世界线都不同,从现在这一刻起,这个世界的未来对于我来说便是崭新而完全未知的了。”

 

“我现在知道了你想要做什么。”蝙蝠侠说。“我能阻止你,就现在。我可以制服你,把你丢进阿卡姆防卫最严密的房间。”

 

“但你依然无法阻止萨维奇。”拉斯·奥·古告诉他。“他现在处于隐藏中,而你——现在的这个你——根本活不到他出现的时候。我相信你同样很清楚祖母悖论的道理,知道时间穿越者对于未来能有怎样的影响。你可以选择强行插手,但要记住承担后果的不止是你一个人;你也可以选择袖手旁观,直到再也不被这个不属于你的时间点接纳。你也有第三种选择,我显然不会这么好心告诉你。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你们与小丑交手、超人恢复力量的那个夜晚,机械超人越狱了。猜猜他第一站去了哪里?”

 

“你没能除掉超人。”蝙蝠侠说。“即使你与卢瑟联手,和小丑合作,或者找到汉克亨肖来借刀杀人。他抗争到最后——我们抗争到最后。”

 

“真可惜。”拉斯·奥·古摇了摇头。“我确实宁愿他死掉,也不希望他落到萨维奇手里。我也不想冒险——既然超人有足够的能量开启平行空间,万一他也能够关闭大门呢?”

 

他转身离去,刺客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我会当这次会面不存在。我不会放弃抹杀超人的尝试——而愿意做什么,是你的自由。”

TBC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