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蝉312

存放一些脑洞

【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60)

Deus ex Machina:

Chapter.60

 

01

这是蝙蝠侠打晕的第三个狙击手了——他们遍布在克拉克肯特的必经之地。他数了数这五天以来的成果:他拦截过一辆撞向克拉克的卡车,解除过一次伪装成施工工地出于疏忽差点掉在克拉克头上的工字钢筋,把藏在小巷中、准备伏击加班的克拉克的劫匪扔进警察局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他坐在星球日报社的圆球边,被风卷起的披风与支撑球体的圆环缠绕在一起。他脱下手套,看着一双手已经变成了半透明,透过它们几乎能看清楼下台阶前克拉克与同事交谈的身影。

 

他很少有机会能够像这样注视克拉克,即使这几天他几乎与对方形影不离。他看见了在银行遇到小丑那次他们狼狈的逃脱,蝙蝠车凭空出现之后疾驶出视野——他从没能弄清那位被克拉克感化的怪物最终的下场如何,而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在蝙蝠车驶离现场后他去查探了因为小丑的权杖离手而不复存在的五维房间,在废墟下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怪物。他只能看着那双浑浊的暴突出来的眼睛在他面前凝固,永远地注视着上方露出的一小片天空。

 

“我很高兴我有机会这么说。”蝙蝠侠对他说。“谢谢你。”

 

他也跟随着克拉克去过大都会的公共墓园,看见他给一些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墓碑前放上鲜花,看见他在其中一个墓碑前驻足——从上面雕刻的出生死亡日期来看,这个墓碑的主人相当年轻。他从模糊的记忆中找到了克拉克曾在蝙蝠车里给意识不清的他讲过的一个故事。那天克拉克在墓碑前停了良久,直到夜风吹起才转身离开。蝙蝠侠也同样注视了良久,像是看不够对方所展现的一切情绪一般——快乐与悲伤,希望与低潮,无论是作为克拉克,还是作为超人。

 

这是为数不多的奢侈机会。大部分时间他得把视线集中在周边环境上,免得克拉克被不知道从哪里撞出来的哈雷机车碾到头;同时还得注意不要被发现,因为即使他对自己的潜行能力有自信,但克拉克似乎非常敏锐。

 

他没去阻止他们拿到卢瑟的氪石反向提取物——他不是没这么计划过。他清楚地记得它对克拉克身体的伤害,以及延伸至今的副作用。不过他没有出手,而他到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依然在后悔这个决定。

 

这几天他的内心斗争最激烈的便是围绕这个话题。克拉克将在今晚恢复能力——这是他经历过的事件。而这件事情看起来似乎是那么轻易地就可以避免:克拉克为了营救被小丑抓住的蝙蝠侠才会与小丑交锋、同时拿回自己的能力。那么如果他能够阻止蝙蝠侠落进陷阱,克拉克今晚就会回到大都会的家——不,他得想办法把克拉克留在韦恩宅,因为很有可能机械超人在今晚越狱后会直接找上克拉克的小公寓——那么克拉克依然会是克拉克,而不是超人。

 

如果克拉克不是超人,那么他便不会被牵扯进之后层层叠叠的阴谋之中,不会在平行空间的大门开启时挺身而出,用生命紧紧地维系住这个世界。

 

你在骗谁?布鲁斯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他会。他依然会。

 

布鲁斯感到骄傲又酸涩。

 

他想起了孤独堡垒里的真实之镜。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拉着克拉克去照一照,不过他觉得自己知道答案。

 

克拉克肯特可以不再超级,但他永远都是超人。你无法把二者割裂开,因为他们成就彼此。他无法替对方做出选择,即使知道这条道路将通往的是一条怎样的结局。

 

晚上他在市政厅小巷中守候的时候脑子里也依然在想着这些问题,直到接近他的记忆中蝙蝠侠该出现在小巷中的时刻。他望着空空如也的巷子,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干净利落地拆除了后巷中的感应器——他早该知道的,除了他自己,谁能做到这样的手法?现在蝙蝠洞中的警报差不多该引发了。他按照记忆中的样子,把拆解的感应器整齐地放在窗台边缘,清楚地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他也知道他接下来应该去哪里。从今晚蝙蝠侠的愿望中诞生的黑影针对的是他潜意识中认知范围内的超级能力者。闪电侠,绿灯侠,亚马逊公主,亚特兰蒂斯之王,以及现在的小丑。

 

而克拉克此时并没有超能力。

 

02

“没有人?”闪电侠问道。“没人见过穿越的蝙蝠侠吗?”

 

“我自始至终只见过一个蝙蝠侠。”绿箭侠说。“如果半途上被他自己替换了,我大概也……认不出来吧……”

 

“我见过两个,真的那个和假的那个。”绿灯侠思索着。戴安娜、亚瑟与闪电侠附和着点了点头。“但假的那个太假了。”

 

“我能看出他与正常的蝙蝠侠不同。”超人从紧咬的牙关中挤出一句话,用来参加讨论。“脾气更差。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嘶哑——比平时的蝙蝠侠更嘶哑。他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就像是……”

 

他闭上了嘴巴,因为所有人都在用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那个假货蝙蝠侠不说话。”绿灯侠告诉他。

 

“是啊,他从来没说过一句话。”闪电侠加了一句。

 

“这么说来,你遇到的那个,说不定是……”戴安娜的表情开始一点一点明亮,直到恍然大悟。

 

“我知道他在哪里了。”超人对着闪电侠说。他仿佛忘却了浑身的疼痛,眼睛中爆发出希望之光比周遭的电闪更加明亮。“请你带他回来。”

 

03

他看着面前的克拉克。那么急切,那么焦虑,满心满眼只有另一个人的安危,完全不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他难道对克拉克还能指望别的什么吗?对方就是这样的一个傻瓜啊。

 

布鲁斯自知所剩的时间不多——连他自己都被自己说话声音中的空洞暗哑吓了一跳。他决定长话短说,向克拉克解释清楚状况,之后目送着对方进到那间房屋中去。

 

为了最后的胜利,什么可以舍弃,什么可以夺回,这是他刚才质问克拉克的内容。

 

而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知道答案。

 

在击退了哈莉奎茵带来的喽啰之后,与他并肩作战的属于小丑的复制体终于因为力量消耗殆尽而烟消云散。他坐在地上,想着大概在接下来的任何时刻,他都可能会遭遇到同样的命运。

 

然后他看见了扭曲的时光,闪电侠像是猛地冲出水面一般向他伸出手。

 

看来他的时间还会再延续下去。

 

04

布鲁斯在回到现在的时间点时,感到力量开始慢慢涌回身体。虽然身体不再透明,他看起来大概还是比起活人,更像是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会动的尸体,因为绿箭侠在第一时间搀扶住了他,眼中充满了担忧。

 

“我没事。”他向对方保证道。他挣扎着摆脱对方的扶助,朝着电光中心踉踉跄跄地跑过去,甩出了抓钩,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来到克拉克面前。

 

克拉克看着他,仿佛那是在这时刻唯一值得做的事情。他的衰弱也是肉眼可见的——这台机器不知餍足地吞噬着他体内的力量,而他在与索拉瑞斯战斗过之后并不处于体能的高峰。

 

“我不能放手。”他告诉布鲁斯。

 

“我知道。”布鲁斯说。“对不起。”

 

“你在说什么啊。”克拉克笑道。他的表情很轻松,但是绷紧的肌肉和不断流下的汗水却在说着另一件事。他控制不住地颤抖,缆绳向两边出溜了一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是你的错,好吗?”

 

空中的那道缝隙瞬间如同邪恶的眼睛一般睁开一条线,他们能看到扭曲的平行世界在里面翻腾,嚎叫着想要冲出来。

 

“看哪,我想那一条一定很适合我。”小丑指着其中一条世界线,他在里面戴着皇冠手拿权杖,吃着头盖骨做成的点心。

 

“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无法放弃。”拉斯·奥·古说。“这将是我的世界。”

 

“不,是我的。”萨维奇说。

 

小丑身后的银光闪耀了一下。

 

“我不能……松手。”克拉克喃喃地说。“但我好像已经快要用尽力气了。”他看着布鲁斯的眼睛,而后者快要恨死他这副表情了——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肯定无法拒绝。

 

“你知道我的披风口袋里有什么,对吧?”他问道。

 

布鲁斯一只手扣着抓钩枪,伸出另一只手,像是怀抱对方一般,从红色的披风中取出了最后一管氪石反向提取物。

 

“你不是说过我像太阳吗?”克拉克像是开玩笑一样地说。“我还能够最后燃烧一下。”

 

“我没这么说过。”布鲁斯面无表情。

 

“你至少说过我像是太阳一样暖和。”

 

布鲁斯只是摇了摇头。他觉得嗓子眼已经被无数想要冲破屏障的情感堵得严严实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这种场合下,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我想,这大概是韩索罗和莱娅公主道别时那句台词出场的时间了。”克拉克继续打趣道。“‘我爱你’和‘我知道’什么的……”

 

布鲁斯把试管里的内容物一口喝尽,然后用嘴唇堵住了对方喋喋不休的嘴巴。

 

紫色的液体同交换的津液一起被渡入克拉克口中,而对方欣然接受,用从未有过的热烈回应着布鲁斯带着绝望凶狠的吻。布鲁斯扔掉试管,用空出来的手抓住克拉克的披风,紧紧地攥住直到指甲陷入手掌,血液浸透同样颜色的布料。

 

他看见克拉克在发光——字面意义上的在发光。超人拼尽全力地用力一扯,没有防备的绿灯、戴安娜与亚瑟都因为绳索上忽然的动作而摔到了地上。

 

接着便是白光。布鲁斯感到自己飞了出去,眼睛因为忽然的强光而暂时失明,重重地撞在岩壁上后滑到地面上。

 

他再次清醒过来时,洞穴已经不复存在。两台机器已经烧毁爆裂,冒着滚滚浓烟,中心部分看起来像是被超高的能量极速蒸发了一般。远处传来隆隆的闷响,大概山顶的雪层终于不堪重负,层层叠叠咆哮着俯冲下来。洞顶整个被掀开,狂风与暴雪毫不留情地灌了进来。

 

烧焦的绳索断裂在池子周围,上面盖上了几块红披风的碎片。

 

而布鲁斯手里抓着残破不堪的披风,被狂风卷起后露出血迹斑斑焦痕累累的S形标志,像是一面永远屹立的旗帜。

 

TBC


我的肝都要爆碎了……以及为了怕被打,保险起见确认一下,你们都知道克拉克没……对,对吧?QwQ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