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蝉312

存放一些脑洞

【瓶邪】爱的三段论

写在前面: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看瓶邪的同人更不敢写瓶邪的同人,我总觉得原作里他们的关系已经足够深刻,不需要过多的演绎了。这篇小文的诞生,是初冬的夜晚,忽然想进行一些幼稚的探讨。

 

爱的三段论

 

  • 关系

吴邪一边给闷油瓶的肩伤缠绷带,一遍慢悠悠轻描淡写的说:“我知道跟你说不要再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你也不会听。好吧,那我换一种说法,如果你为了救我挂了,那我就下去找你。反正你这辈子,不对,是我这辈子,你别再想把我扔下。”说话间利落的打了一个结,“好了,去洗个澡吧,小心伤口别碰水”,吴邪拍拍闷油瓶的脖颈子说。一直半低头的闷油瓶抬起头来看了看吴邪,好像在琢磨他刚才的话,然后披上衣服乖乖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吴邪擦了擦手,开始收拾医药箱,此间来雨村“度假”的小花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俩,烦躁的打着蒲扇,看到闷油瓶出去了,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我说,你俩就打算一直这样?”

“哪样?”

“少装蒜。你……我也真服了你,你就打算这么忍一辈子?”小花啪的一声把蒲扇扣在床上。

“那你说,我跟他能变成哪样?”吴邪收好了医药箱,一屁股坐在小花旁边,从兜里摸出根烟点上。他现在烟瘾小了很多,至少在闷油瓶面前不抽。他只是默默的转动着手里的香烟,看绵长的烟雾短暂的挣脱引力向高处飘去,他沉默了一段之后说:

 

“我以为这些矫情的事你比我更在行。你是个浪漫主义者,我比较务实。你看看我,看看。”说着用烟指了指自己的脸,“我会老,也会死。到时候……隔着我跟他的,就不止青铜门了。人的执念,大多来自于不甘。至少现在这样,我还受得了。如果……”

 

他没有再说下去,静静看香烟燃尽,最后一点余辉烫到了吴邪的指尖,他一抖把它仍在地上,“我们还能变成哪样。”

 

二.距离

 

闷油瓶靠着门板,将隔壁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其实,他也早就明白。他比吴邪想象的更了解吴邪,比人们想象的更了解人心,有时候只需一眼,毕竟看的太多了,渐渐就学会了不在意,不关心。他眼前又浮现出经常在脑海里出现的画面,他站在一条大河中间,河水前向他身后,平静的、恒定的、决绝的奔流而去,他就只是站在那里,但又仿佛一刻不停的在向前、向前。一切迎面而来的,都与他短暂的相遇,然后擦肩而过,这是一条定理,是一个无法更改的公式,直到他遇到吴邪。这是一次很平常的相遇,像之前千万次一样,但这个人异常执着地不愿离去,费力的趟着水,带着天真的好奇,只为与他多靠近一点……十年,应该足够让一个人离去,十年,他自己的河流静止了。他曾想十年之后,这个人是不是会被时间的浪花冲到人间的彼岸,但当他可以回头的时候,他看到这个人老了,但依然拼命地、拼命地向他游来,遍体鳞伤。他看到他的动作越来越慢,他看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而自己除了看着他,无法挪动分毫。

永恒让一切的意义失去了意义,他已经在这里伫立千年,为什么就不能让这短暂的几十年……有意义?



三.我们

闷油瓶在收拾行李,看到吴邪后停了下来。吴邪焦躁的在他面前转了两圈,然后摸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闷油瓶看到他拿烟的那只有些微微的颤抖。

“别说你这是要去打猎散心。”吴邪没看他,有些恶狠狠的又吸了一口,“你每次想瞒着我都是这幅样子!”

“我没想瞒你。”

“你不想我知道的时候…什么?”吴邪刚想发作,就被闷油瓶“耿直”的出乎意料的回答惊住了。

“我没想瞒你。”闷油瓶平静的说到,“我要去取回一样东西,大概三两个月吧。”

“什么东西?你想一个人去?”

“我一个人去比较好,是一双环。十年前我给了裘德考。”

吴邪渐渐睁大了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我记得,你说过,那双环不是为了求生,是为了,求死。”

闷油瓶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拿过了吴邪指间的香烟,在地上踩灭。抬头的时候,竟然带上了一丝笑意。

 

“十年前,你一路追我上长白山的时候,曾经说到过很多好玩的地方。等我回来,如果……你还愿意。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评论(5)

热度(27)